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整治网络募捐乱象 提振公众慈善信心

来源: 时间:

  整治网络募捐乱象 提振公众慈善信心

  

  张凌霄

  一年一度的公益界盛事“99公益日”刚刚落下帷幕,今年的筹款成绩依旧让业内人士“兴奋”。9月7日到9日期间,共有超2800万人次爱心网友通过腾讯公益平台捐出善款8.3亿元,超过2000家企业共捐出1.85亿元,为5498个公益项目贡献力量。加上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提供的2.9999亿元配捐金额以及1亿元慈善组织成长基金,善款总计超过14.14亿元。而腾讯公益仅仅是民政部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之一。

  据统计,2017年1月至2018年6月,首批民政部指定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总筹款额超过35.7亿元,有98.2亿网民关注和参与;1997年,我国全社会捐赠总额还只有14亿元,目前这个数字达到了1558亿元。从数据上来看,成绩喜人。然而,在网络募捐的问题上更多的是喜忧参半。

  慈善行为要以信任为基础

  2008年或是中国慈善元年,汶川地震激发了国民的慈善意识,“互联网+公益”推动了“全民慈善”的发展。无论是受助人、慈善组织还是捐赠人,在实施慈善行为过程中,任何一方、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会对整个慈善行业造成损伤。

  2016年11月,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这位不幸罹患白血病的女孩很快得到了260余万元的捐款,但事后却被网友爆出此事是一个“带血的营销”。

  2017年12月,“同一天出生的你”项目在朋友圈疯转,该项目鼓励公众向与自己同一天生日的贫困儿童捐款1元,随后有网友发现该活动信息混乱。最后,因违反相关法律规定,该项目被相关部门叫停。

  前车之鉴其实还有更多,知乎女神事件、王海林事件、河南王凤雅小朋友事件、众筹丧葬费事件……这两年,各类诈捐、骗捐事件层出不穷,这些丑闻一次次打击了公众的爱心,也侵蚀着慈善事业根基。而助推慈善事业发展的互联网平台,凭借其门槛低、效率高、影响广的特点反倒成了“温床”,成了“敛财”的捷径。

  乱象背后,爱心一次又一次地被伤了心,公众对网络募捐还能有多少信心?

  加强对网络募捐信息平台的监管

  从法律角度来看,慈善法早已对网络募捐和个人求助等募捐行为进行了明确区分。然而,公众对于网络募捐和个人求助的概念模糊不清,一旦以讹传讹,极易形成舆情热点,引起民愤,影响公众对网络募捐及整个慈善行业的信任度。

  其实,网络募捐最容易引发公众质疑的两个环节主要集中在募捐前提交材料的真实性和募捐后使用善款的正当性。其实,这都涉及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的管理。

  实际上,慈善法已对过往缺乏规范和准则的互联网慈善进行了重塑,从募捐的主体资格、平台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审查义务、慈善组织的公示、信息公开义务以及违反规定时的法律责任等方面,都作了明确规定,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规范体系。《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管理办法》《公开募捐平台管理办法》和《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行业规范的陆续出台,也是落实网络募捐信息平台的主体责任,旨在有效避免通过互联网骗捐、诈捐、违规募捐等事件的发生,严把互联网募捐信息发布流程的合规性,保证募捐信息的真实性,保障公众善款的安全性,最大限度地推动互联网公益生态的健康发展。

  然而,法律并没有强制要求平台核实发布内容的真实性,平台可能也不具备核实真实性的能力。

  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困难,通过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布求助信息,平台应当在显著的位置向公众展示风险防范的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者负责”,这意味着平台没有法定义务审核个人所发布的信息是否真实,但平台应该对这些信息发布者个人的真实信息进行核实,这才是它的法定义务。

  让慈善捐赠领域的失信者寸步难行

  个人求助虽然没有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但属于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的监管范围。如果打着以个人求助的形式达到向社会募捐的目的,这也是慈善法所约束和禁止的。如果求助者发布了虚假信息或者发布的信息隐瞒了重要事实,可能还会构成民法上的欺诈。

  因此,要规范网络募捐,还是首先要确保信息的公开透明,有效遏制卖惨骗捐、善款滥用等不道德甚至违法行为,保证每笔资金用在实处,尽可能地让每个捐赠个体都能对自己捐款的流向和用途有迹可循、有案可查、有疑可问;其次要强化责任追究,强化募捐中各主体的相关责任,对恶意诈捐行为依法予以严惩,以儆效尤。

  事实上,在慈善募捐、慈善财产使用以及慈善组织信息公开等方面,慈善法有着明确且严格的规定,慈善组织本身是依法设立的组织,政府有监管,要求它的运作规范、内部的管理机制要健全、要向社会公开相关的信息。

  因此,笔者建议和鼓励捐赠人向合法正规的慈善组织捐赠善款,以确保能够有效维护自身权益。可以将对特定人的救助纳入相关慈善组织项目,相关平台应积极引导个人求助与有相应项目的慈善组织对接,由慈善组织介入,根据求助人的具体需要对善款进行管理和使用,这既能发挥慈善组织的专业救助能力,对受益人进行最大效益的救助,也能增强对特定个人救助的透明性和规范性,更好地保障捐赠者和受赠者的权益和权利。

  信用体系贯穿整个公益慈善的全过程,是慈善事业的根本。

  为实现慈善法立法目的,在现有法律体系之外,有关部门确实还需要制定不少细则、条例、规章、办法等,提高慈善信息公开的透明度,对网络募捐平台严格监管,对拨款救助合理分配,并推进慈善信用管理和联合惩戒,让慈善捐赠领域的失信者寸步难行。解决好这一基础性问题,才可以营造良好的环境,实现互联网公益、网络募捐的可持续发展。而除了法律监管、舆论监督以及专业执行,我国的慈善事业更亟须的是一个健康的土壤,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护育它的成长。

  (作者系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

  


打印
【相关报道】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管理:陕西省民政厅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网站标识码6100000019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广场省政府东院2号楼 邮编:710006 联系电话:029-63917570
  • 陕西福彩

  • 陕西社会组织

  • 陕西民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