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莫让人情消费成为农村脱贫奔小康的『拦路虎』

来源:   时间:

  陈起风

  中华民族素以礼仪之邦著称,讲人情、重礼数。日常生活中,每逢喜事,奉上“份子钱”,凑个热闹,沾点喜气,捧个人场,乃人之常情,尤其是在邻里关系紧密、乡土气息浓厚的农村地区,适度的人情消费具有促进交往和加深情感的双重功能。但是,近年来,打工经济丰富了农村青年的脑袋和口袋,个别地方拼派头、比阔气的风气渐盛,礼数演绎成钱数,礼仪蜕变成礼物,人情消费构成了农民尤其是贫困户的沉重负担。

  为如期完成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脱贫攻坚目标,各级党委、政府不仅要持续聚焦于如何更好地培育贫困对象内生发展能力、促进农民增收上,也要关注并优化乡村治理,引导农民合理人情消费,整治炫富攀比、大操大办陋习,树立文明乡风。新时代扶贫开发工作应从增收和节支两个方面入手,带领贫困群众脱贫奔小康。

  人情消费标准逐年攀升

  村民常挂在嘴边的话题是:谁家办了多少桌,每桌上了多少菜,用的什么烟,喝的什么酒……消费水准的非理性上升,一方面诱导、助推奢侈、浪费的陋习,另一方面从成本上拉动了“份子钱”的提高。农民办酒宴可谓既要“面子”也要“里子”,村民办酒宴前一般会根据略高于所在村现行酒席标准和自己的人情圈子大小做初步财务核算,若哪户的礼金数额低于核算到户的酒席标准或本次还礼标准不高于往年随礼数,往往会被人冷嘲热讽。随着物价指数的逐年提高、“面子论”的风靡和被动的报偿心理,农村人情消费呈现非理性、阶梯式攀升的状态。以皖北为例,十年前的随礼数一般是10元、20元、30元、50元,除了直系血亲外,一般不超过100元;如今的“红色罚款单”最低“罚金”100元,直系血亲一般在千元以上。若不予治理,人情消费标准将持续攀升。

  人情消费圈子逐步扩大

  传统的人情往来以血缘、亲缘和地缘关系为纽带,人情圈子半径较短,人情消费的初始目的在于增进交流、加深感情与邻里互助。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与科技的进步,交通更加便利,通讯更加快捷,亲情、友情、乡情、同事情、领导情、师生情等基本人情圈及衍生人情圈半径逐渐拉大,维系的成本逐年攀升。调研发现,人情消费已占到农村家庭年收入的1/4左右,成为仅次于大病给家庭带来的第二大经济负担。打工经济拉大了村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农村阶层分化愈加明显,相近阶层间业已形成高度竞争的关系,这种竞争的外在表现之一则在于办什么档次的酒席,能否持续玩得起人情消费的“朋友圈”。在熟人社会与群体文化支配下的农村,退出“朋友圈”不仅有损其尊严与人格,而且对儿子娶媳妇和子女的生活都将带来负面影响。人情消费的目的随之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单纯的情感交流、互帮互助异化为稳固阶层地位,获取人脉、资源与利益,面子工程与功利性动机凸显。

  人情消费名目逐渐增多

  20世纪末,农村广义圈子的人情消费主要围绕小儿周岁、婚嫁和葬礼展开,俗称“人生三部曲”。出生、成家和死亡是绝大多数个体必经的人生阶段,办个酒席,凑个份子,捧个人场村民积极性高,大家既乐意出钱也愿意出力。压岁钱、祝寿宴、生日宴属狭义圈子的人情消费,一般是血亲间、宗族间的人情往来,圈子小、标准低,未给农村家庭带来重大经济负担。现如今,满月、百天、生日、嫁娶、贺寿、丧葬、乔迁、升学、拜师、参军、建房、生意开张等,都要办场酒、收笔礼金。人情消费名目肆意扩张折射出农村一切向“钱”看的功利主义思潮。调研发现,大多数村民认为当前人情消费已构成家庭的重大经济负担,助长了奢靡、浪费的不良习俗,但作为微观个体,没有哪一户有能力刹住或减缓人情消费。在这趟快车上,村民倍感压力,但只能被动地、源源不断地供给“燃料”,助推这趟列车加速前进。访谈中,部分村民表示:我家子女比邻家少,在人情往来中“包”出去的多,进项少,为了不吃亏,只能琢磨些由头办场酒,把“包”出去的钱捞回来。

  人情消费负担愈加沉重

  人情消费标准、圈子与名目具有叠加效应,其结果是压在村民肩上的经济负担越来越沉重。有个别贫困户哀怨:“穷家借钱难,临近晌午,眼看邻家酒宴即将开席,但常常是跑了半个村庄也没借到礼金,急得团团转,夫妻间相互埋怨,有几次因为借钱的事两口子差点动手打起来。”为了人情债,贫困户时常是“拆东墙补西墙”,政府的各种贫困补贴几乎全花在了酒宴上。如此沉重的人情消费增加了农民的经济负担,拖延了农村脱贫攻坚进程,甚至可能造成二次返贫的风险。

  移风易俗刻不容缓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要培育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契合、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相适应的优良家风、文明乡风和新乡贤文化。提升农民思想道德和科学文化素质,加强农村移风易俗工作,引导群众抵制婚丧嫁娶大操大办、人情债等陈规陋习。笔者认为,农村移风易俗工作要因势利导,分类管理,疏堵结合,循序推进。首先,要建章立制,通过村规、民约确定合理化的人情消费名目与规格。其次,要抓住多数群众不想办但“不得不办”的补偿心理,加强正面宣传与劝导。再次,对村干部和党员群众要严加约束,从组织上、纪律上要求他们要发挥标杆、模范作用。然后,及时推出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群众喜闻乐见、积极向上的文化娱乐活动和民俗活动,并引导村民积极参与。最后,构建奖惩机制,村干部违反规制可以减薪或免职,党员群众违反规制宜采取批评教育的方式。设立“文明乡风奖”,对严格遵守村规民约操办“红白喜事”的村民从物质与精神两个方面予以褒奖。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深入开展脱贫攻坚,保证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笔者认为,精准扶贫既要抓入口也要治出口,既要设法使贫困户的钱包鼓起来,也要引导其管理好自己的钱袋子,只有在增收与节支两端同时发力,在脱贫奔小康的道路上,贫困户才会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才能更真切地感受到党和国家的温暖。(作者系江西财经大学博士)

  


打印
【相关报道】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管理:陕西省民政厅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网站标识码6100000019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广场省政府东院2号楼   邮编:710006   联系电话:029-63917570
  • 陕西福彩

  • 陕西社会组织

  • 陕西民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