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姓关注

主义真·夏明翰

来源:   时间:

  烈士家书>>>

  夏明翰一入狱,就已经预感到危险的迫近,他提前写好了三封家信,分别是给妻子、母亲和姐姐。

  在给妻子郑家钧的信中,他写道:“同志们曾说世上惟有家钧好,今日里才觉你是巾帼贤。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凄凄泪涟涟。张眼望,这人世,几家夫妻偕老有百年。抛头颅、洒热血,明翰早已视等闲。各取所需终有日,革命事业代代传。红珠留着相思念,赤云孤苦望成全。坚持革命继吾志,誓将真理传人寰!”信中提到的“赤云”,是夏明翰的女儿,当时还不到6个月。

  在给母亲的信中,他写道:“你用慈母的心抚育了我的童年,你用优秀古典诗词开拓了我的心田。爷爷骂我、关我,反动派又将我百般折磨。亲爱的妈妈,你和他们从来是格格不入的。你只教儿为民除害、为国除奸。在我和弟弟妹妹投身革命的关键时刻,你给了我们精神上的关心,物质上的支持。亲爱的妈妈,别难过,别呜咽,别让子规啼血蒙了眼,别用泪水送儿别人间。儿女不见妈妈两鬓白,但相信你会看到我们举过的红旗飘扬在祖国的蓝天!”

  在给姐姐的信中,他写道:“大姐为我坐监牢,外甥为我受株连,我们没有罪,我们要斗争,人该怎么做,路该怎么走,要有正确的答案。我一生无遗憾,认定了共产主义这个为人类翻身解放造幸福的真理,就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甘愿抛头颅,洒热血。”

  ■ 祭文

  信仰,是一种发自灵魂的力量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革命烈士夏明翰的这首绝唱,震撼着我们的灵魂,激励着我们的行动。

  古往今来,人身后之大忌讳莫过于身首异处、死无全尸。但是,共产党人夏明翰面对敌人的屠刀,大义凛然、浩气冲天,挥笔写下“砍头不要紧”的豪迈诗句。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夏明翰烈士之所以能视死如归,是因为他坚信,共产主义绝非一人的事业,一定会是千千万万信仰共产主义、前赴后继追寻中华民族独立自主和劳苦大众翻身解放的人的共同事业。

  英雄是中华民族的脊梁!烈士的感人事迹是激励后人奋发图强的不朽精神力量。今天,我们再次踏上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前进的道路依然曲折,困难重重。但是,作为夏明翰烈士诗中的“后来人”,一定要继承先烈的遗志,像烈士那样,用发自灵魂的力量支撑理想信念,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作者:任苹)

  烈士小传>>>

  夏明翰(1900-1928),字桂根,湖南衡阳人,出生于湖北秭归,12岁随全家回乡。1917年,出身豪绅家庭的夏明翰违背祖父心愿报考新式学校。1919年在衡阳参加学生爱国运动,后来到长沙结识了毛泽东。1921年冬,经毛泽东、何叔衡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领导了人力车工人罢工斗争。1924年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并负责农委工作。1925年兼任湖南省委组织部长、农民部长和长沙地委书记。极力主张武装农民。“八七会议”后,在湖南积极参加组织秋收起义。1928年初,调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同年2月,在汉口被敌人逮捕。1928年3月20日,夏明翰在武汉汉口余记里被杀,时年28岁。

  


打印
【相关报道】



网站管理:陕西省民政厅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广场省政府东院2号楼
邮编:710006 联系电话:029-63917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