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姓关注

与妻书·林觉民

来源:   时间:

  烈士家书(节选) >>>

  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天下人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吾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幸甚,幸甚!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

  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万千,汝可以模拟得之。吾今不能见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一恸!辛未三月廿六夜四鼓 意洞手书

  ■ 祭文

  那一年意映卿卿,那一封与妻书绝

  1905年,林觉民18岁,陈意映17岁,这场婚姻其实是包办的姻缘,但有些人,天生就注定该在一起。“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有些人的出现,就是全世界所有美好的总和,而林觉民也因为陈意映的出现,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

  但一切定格在了1911年。那一年,正在日本留学的林觉民奔赴香港参加同盟会广州起义的策划,领命后回到福建发动舆论策动,他终于回到了家乡,终于见到了怀胎八月的妻子。

  起义三天前,夜深人静,家人早已睡下,但林觉民却坐在桌前,在一块小小的方巾上为妻子补上了最后的诀别。

  意映卿卿如晤……

  第二天一早,林觉民便把信交给了朋友:“我若死了,拜托转达。”

  哪知,一语成谶,和信里说的一样,“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

  没有一次又一次无所畏惧的战斗,怎迎来中华民族全新的未来?《与妻书》小小,满是对妻子的爱,可更大的是对民族、对国家的爱。而这份爱,如今却被渐渐遗忘在历史的滚滚长河中。

  曾几何时,我们的价值观、人生观被歪曲, “英雄”成为了一个被逐渐解构甚至被嘲弄的概念——林则徐是不自量力的典型,邓世昌、刘步蟾是愚忠的代名词,江姐不再英烈,黄继光、邱少云成为了所谓“从生理学角度看完全虚假”的“营销”。他们的理想不再被理解,他们的献身不再得到尊重。

  “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这是毫无意义的牺牲?

  当然不!“吾辈此举,事必败,身必死,然吾辈身死之日,距光复期必不远矣。”林觉民当时托朋友代转家书所说的话,足可见“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大无畏和改天换地的英雄气概。生命与爱情均被抛之脑后,一个乃至千百万个,可知,世间之美好皆来之不易!(作者:冯倩超)

  烈士小传>>>

  林觉民(1887-1911),字意洞,号抖飞,又号天外生,福建闽侯人。少年时,即接受民主革命思想,推崇自由平等学说。后参加科举考试,无意获取功名,遂在考卷上题了“少年不望万户侯”七个大字,离开考场。1907年,林觉民东渡日本自费留学,其间加入中国同盟会。1911年春回国,4月24日写下绝笔《与妻书》,后与族亲林尹民、林文随黄兴、方声洞等革命党人参加广州起义,转战途中受伤力尽被俘,后从容就义,史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家书背后>>>

  《与妻书》是林觉民在1911年广州起义的前三天,即4月24日晚写给妻子陈意映的。当时,他从广州来到香港,迎接从日本归来参加起义的同志,住在临江边的一幢小楼上。夜阑人静时,想到即将到来的残酷而轰轰烈烈、生死难卜的起义以及自己的龙钟老父、弱妻稚子,他思绪翻涌,不能自已,彻夜疾书,分别写下了给父亲和妻子的诀别书。写《与妻书》时,林觉民满怀悲壮,已下定慷慨赴死的决心。

  


打印
【相关报道】



网站管理:陕西省民政厅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广场省政府东院2号楼
邮编:710006 联系电话:029-63917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