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姓关注

“老老赡养”困扰韩国社会

来源:   时间:

  陈尚文

  韩国小说家朴婉绪在其短篇小说集《亲切的福姬》中,曾有过这样的阐述:各自生活的父母子女间,最理想的距离莫过于热汤不会凉的距离。随着社会老龄化日趋严重,这种“理想”在韩国已然成为一种社会现实。父母是老年人,子女也是老年人,60岁以上子女赡养八旬、九旬父母,这种“老老赡养”家庭数量正呈上升趋势。

  崔浩奉是韩国一小型加油站的社长,他与妻子两人均已年过花甲,赡养父母已逾20年。现在,他上有父亲、下有儿孙,4代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周边有很多人问我不累吗,看到九旬的父亲与儿子、孙辈相互照顾,我感到很幸福。爱,不就是给予与获取嘛。”

  然而,“老老赡养”催生的社会问题不容小觑。韩国2013年《健康保险统计年报》显示,80岁以上老年人月平均诊疗费达37.5万韩元,是所有年龄层每人每月诊疗费8.5万韩元的4.5倍。韩国首尔大学教授赵永泰表示,“老老赡养”家庭的持续增加使得六七十岁老人虐待父母,或迫于生活压力、生活困难自杀的情况也有所增加。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高明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用“三明治世代”这样的说法来形容“上有老下有小”或“上有老下无小”的这一代人。

  子女赡养父母尽孝是韩国社会的传统。韩国15岁以下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1970年为42%,2010年这一占比跌至16%。而据世界银行统计,韩国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1990年的5%上升至2010年的11%,20年间增长了2倍。韩国人平均寿命从1990年的71岁上升到2010年的81岁,以大部分民企职工55岁退休来计算,如果说过去要准备16年的退休资产,而如今要提前做26年的准备,这带来的经济压力无疑是巨大的。

  高明贤指出,韩国的情况令人担忧。经济能力孱弱,让老年人最终只能选择依靠国家的福利政策。但是,韩国针对老人的福利支出却微乎其微。2006年至2008年期间,韩国用于老人福利支出费用仅占GDP的1.7%。低出生率、高增长的老龄化,以及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是造成“老老赡养”的主要原因。韩国大韩老人会会长李沁表示,老人照顾老人的责任不应只交给家庭,政府也应该就这一时代性变化,针对养老保障事业提高支援幅度。

  目前,韩国政府正试图通过延长退休年龄、创造就业机会和提高养老金额来解决养老问题。韩国在2007年制定了《老年人长期疗养保险法》,确立了居家疗养优先、灵活性及综合保护等三项疗养原则,对长期疗养给付方式与种类、管理机关与费用承担、疗养机构、人员及设施等做出了细致规定。

  2008年,韩国政府实施基础老龄年金制度,针对65岁以上的低收入老人,根据生活状况不同,由国家每月支付一定费用的生活支出。2014年,基础老龄年金规模得以进一步扩大,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减少老年人贫困。高明贤认为,长期来看,提高出生率,实现数量不断增长的老龄人群与青年一代的均衡增长至关重要。此外,扩充不足的社会福利财源支出,仍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打印
【相关报道】

网站管理:陕西省民政厅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广场省政府东院2号楼
邮编:710006 联系电话:029-63917570